首页>文化视野>哲学社会科学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的原则

时间:2020年05月18日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汪信砚
0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构建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时明确指出:“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区别于其他哲学社会科学的根本标志,必须旗帜鲜明加以坚持。”根据这一重要论述,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

  一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学术体系是理论和方法的有机系统。但是,哲学学术体系不是一种纯粹的知识体系,而是包含着一定价值观念的思想体系。因此,哲学学术体系的构建必然要基于某种理论立场、遵循一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它不仅深刻揭示了客观世界及人类认识的本质和规律,是“伟大的认识工具”,而且坚持人民立场,反映了人类对理想社会的美好憧憬,“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因此,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同时,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必须立足中国实际。只有以中国实际为研究起点,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中国实际具有极为丰富的内容,它既包括中国的历史实际,尤其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也包括中国的现实实际,还包括中国置身于其中的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样一种中国实际,既是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的对象域,又是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的资源库。所谓立足中国实际,就是要牢牢把握中国实际这个对象域、充分利用中国实际这个资源库。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既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又要坚持立足中国实际,就意味着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意味着必须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既要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去反思中国的历史实际,尤其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哲学智慧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又要根据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反思中国的现实实际,尤其是研究当代中国问题和总结当代中国实践经验,同时还要概括新的时代精神、关注人类共同命运,并且从同样也是这样或那样地反映了时代精神的其他外域哲学中批判吸取思想资源。只有如此,我们才有可能构建真正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学术体系。

  二

  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中国的哲学家在中国哲学的现代重建过程中开始了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的艰辛探索,不同思想倾向的人曾提出和尝试过不同的方案,但只有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实践得出的重要经验。

  中国哲学的现代重建,其实质是在古今中西各种思想相互激荡的背景下重建中国哲学学术体系,其所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古今中西的关系问题,而古今中西的关系问题集中地表现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哲学、西方哲学三者的关系问题。20世纪的中国哲学家提出的各种重建中国现代哲学的方案,都在不同程度上涉及这一问题。其中,文化保守主义沿袭“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路,主张以中国传统哲学特别是儒家思想为本位重建中国现代哲学,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展开了各种体系化的建构,如熊十力的“新唯识论”、冯友兰的“新理学”、贺麟的“新心学”和金岳霖的“道论”;而自由主义则沿袭全盘西化的理路,主张用西方哲学彻底改造中国传统哲学和重建中国现代哲学,其典型代表是胡适对实用主义的推崇。然而,文化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的方案都没有处理好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哲学、西方哲学的关系问题,其中,文化保守主义是拒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而自由主义则既反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又否弃中国传统哲学,二者不仅没有完成中国哲学的现代重建和中国哲学学术体系构建的任务,也没有对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产生重要影响。

  与上述文化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不同,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致力于通过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来重建中国现代哲学,既强调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又主张承继“从孔夫子到孙中山”的珍贵文化遗产和吸收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真正融通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哲学、西方哲学三种哲学资源,从而成功地重建了中国现代哲学及其学术体系。这一学术体系,李达同志曾形象地称之为“一体两翼”,即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体”,以中国传统哲学研究和西方哲学研究为“两翼”,其中的“体”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而其中的“两翼”则是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中国传统哲学研究和西方哲学研究。这样一种“一体两翼”的学术体系,成为不同时期中国道路的哲学表达。

  三

  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的本质要求,也是新时代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

  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才能构建具有继承性、民族性的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内在地包含着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的历史实际相结合,要求我们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对中国传统哲学中的高超智慧、合理性观点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只有把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发展现实文化有机统一起来,努力实现传统文化、传统哲学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才能形成充分体现中国立场、中国智慧、中国价值的哲学理论和方法,这也是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必须遵循的马克思主义文化观。

  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才能构建具有原创性、时代性的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关键在于形成具有鲜明创新性的哲学理论和方法,它只能通过对时代问题的深入研究和思考来实现。马克思说,“世界史本身除了通过提出新问题来解答和处理老问题之外,没有别的方法”,而理论创新的过程就是发现问题、筛选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新时代中国哲学创新的理论生长点,就是内存于新时代中国实际中的问题,包括中国百年社会变革中的问题和中国置身于其中的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问题。只有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新时代中国实际相结合,并按照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要求融通古今中外各种哲学资源,才能对中国和世界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进行创造性的哲学思考。

  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才能构建具有系统性、专业性的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我们说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并不是主张新时代的中国哲学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为唯一研究内容,而是强调新时代中国哲学各个领域的研究都应遵循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要求,既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又立足中国实际,以各自不同的方式促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实际的结合。只有如此,新时代中国哲学各个领域的研究才能形成一个有机整体,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术体系才能体现系统性、专业性要求。

  (作者:汪信砚,系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编辑:张金菊)
会员服务